为人性僻

王来承认 王来允许 王来背负整个世界

   写在前面,这篇文章我最终想要写的只有金闪闪一个人,但是我仍然没能把我最想表达的给表达出来。而且关于金闪闪的观点都是散乱的拼凑。以上。

===============================================================================

 

《Fate Zero》

 

第一次接触到老虚这个名字是在很久以前,开始补他的番是在这个暑假。补完pp补fz不管怎么说失望总是存在的并且愈演愈烈。

爱的战士虚渊玄,同时具有冷静而透彻的客观性和幽雅文字的剑笔之达人,作品属于极度虐心派。我是冲着这个噱头去的,观影过后我甚至有怀疑过是不是打开方式不对,不论从虐心程度还是世界观我都没有感受到被如此夸大的优秀。

老虚的作品至少是这两部都给我一种背景过于宏大而细节和深度填充不够的感觉,往往按照他的背景设定每次想更深的挖掘些什么的时候发现已经没有了,再加上他喜欢引入各种经典的伦理学悖论来制造剧情和人物的矛盾,通过群发便当的来制造悲剧感,以军武和机械来刺激肾上腺素。但是总体来说,功力不够或者说深度不够。【请不要说我图样图森破】

我只想说说fz里面的这些人,以彼此不同的性格走向彼此不同的命运,每个人的结局都是由其个人天性性格所引导而走向的,即为个人选择,是这个人通过自己的理智分析所得出的决定,所以哪怕是错误,即便恶劣或者结局是BE我们都没有资格去指责或者黑。【纯粹由于观看时大批量”小学生”针对金闪闪和切丝二人弹幕撕逼掐架而不爽】

 

 

以下言论仅属于个人观点,戳到了谁的雷点自行解决。

 

 

【Saber阵营】

 

从Saber阵营说起,很抱歉我是最讨厌这三个人的【舞弥不算】。第一集交代的庞大的世界观,从卫宫切嗣一上来所表述的观点”拯救全人类”这个伟大理想的开始,我是很喜欢这个角色的,我赞同他的一切手段以及才能,变味则是在他解决Lancer之后对于saber的嗤之以鼻开始的,卫宫切嗣的理想是一个完全和平不流鲜血的世界,这么一个连他自己都知道只能称作是奇迹的理想,这么一个连他也了解解决途径之后却仍然认定不回头的执着,我不得不承认他的愚昧,也明白了他的自私之处。

而saber的理想”拯救我的国家,改变不列颠帝国毁灭的命运”某种程度上来说与切嗣有着共同之处,saber把全子民的幸福压在了自己的身上理所应当的认为自己应该去拯救,如同大帝所说的,她确实只是一个小姑娘,看不懂民心所在的愚王而已。但我这并不是批判,对于saber而言这样的决定正是由于其自身所处的环境下而产生的,她由13岁开始肩负此重任,但毕竟太过稚嫩,无疑作为一个骑士她是最优秀的存在。

爱丽丝菲尔认同着卫宫切嗣的理论并认为他会走向成功,先不说圣杯在其中的影响,原因无法只是为了让伊利亚免于爱因兹贝伦人造人的命运罢了。

前两者是为了大众的命运,而后一者是为了个人的幸福。但是前两者又真的是为了大众所坚持着么,也并不然,卫宫切嗣心中始终没能放下幼年时犯下的错误【他个人把之认作为错误】,他把那座小岛上所有逝去的人群看成是自己犯下的罪行,为了弥补这一点他杀了他的父亲,为了避免悲剧再次上演,他杀了他的老师, 娜塔莉亚。我无法反驳他杀死娜塔莉亚的决定,因为这完全正确,可我接受不了他弑父,这并不是道德伦理的问题,而是他弑父原因背后的逻辑问题。

【这里我要插一下嘴,观看途中发现不少弹幕将切嗣的弑父于朱雀相比较,这是完全不同的也是极度荒谬的,切嗣的弑父是由于自身判断力不够且潜意识中想要推卸责任造就的,而朱雀是有了实际可行的理念并为此坚信他认为自己的举措的确可以改变统治阶级才实行的,而后来也证实了朱雀确实是正确的。】

他认为全岛的人变为死徒责任源自于他父亲的研究,虽然事后他父亲确实说过这一切验证了他的实验还需加强的类似话语,可切嗣应该是在目睹那惨象之后就已经做好这样的打算了,从他回答娜塔莉亚的一刻起他就做好了觉悟。可我想说的是酿造这一切悲剧的源头仅仅是因为夏莉自己手贱,啊抱歉抱歉我注意下措辞,夏莉是知道这一切仍在研究之中可是她却因为急于向世人证明所以服下药剂最后悲剧的,这一系列的举动并非在切嗣父亲的授权之下而切嗣父亲的本意也只为追求永生。

促使切嗣做出如此举动的原因,我可不可以说是因为他在逃避呢,逃避于是因为自身的懦弱没能及时杀掉夏莉而导致的结果,所以一味的怪罪于研究出此药物的父亲,却因此逃不开根深蒂固的愧疚,所以想要不断拯救重任以此获取重生,最后将目光放于圣杯奇迹。说到底切嗣所有的善意也仅仅是为了将自我从深渊中救赎出来而已,圣杯的结局让他清醒了过来,在一片废墟中他抱起士郎用最虔诚的姿态感恩上帝,他终是拯救了自己也原谅了自己。所幸。

而对于saber而言也是同样,追逐于一个虚无缥缈的理念,她一次又一次的拯救她的子民,却从不知如何去引导,她将整个不列颠帝国的覆灭看做是自己的责任,于苍生,她也不过是在自我救赎。而在fz的结局中她却没能醒悟,最后仍然执着于无法到手的圣杯,回到英灵殿由群尸堆叠的高处,痛心于自己无法拯救的过去,僵持着看不见未来的腐朽。大帝没能说服她,没法劝降她,无法救赎她,这一切都要等着士郎对她的召唤。【但由于我看fz仅仅是冲着老虚去的,所以对于蘑菇后宫走向的FSN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Lancer阵营】

 

我对这三个人都是属于比较无感的,自古枪兵幸运E迪卢木多重复着生前的命运,一心效忠于主公无奈在诅咒的泪痣下主公的未婚妻总是情不自禁的爱上他,最后不免死于主公的决定。

如此奇葩的组合,他爱她,她爱他,他却效忠于他。狗血八点档也不是这么写的啊。

 

 

【Berserker阵营】

 

唯一剩下的印象就是黑漆漆VS金闪闪了,开个玩笑。间桐雁夜这个人我简直是要怀疑他是不是幸运E了,一直爱着的青梅竹马嫁给了别人,一直逃离不愿参加魔法家族见关系却为了拯救青梅竹马的女儿甘愿接受虫疗改造身体,最后反而被妄图拯救的对象一把推入虫仓,结束了生命。

【其实雁叔叔真的差一点就感动了我啊,问题就差这么一点点雁叔叔就自我黑化掐死了葵姐】

至于间桐脏砚这个恶心的家伙我就不去说他了。

 

 

【Caster阵营】

 

就个人而言我是欣赏龙之介对于艺术的美学的,相比较于火影中迪达拉和蝎关于永恒与瞬间的艺术争执不下,龙之介在残害幼童创造艺术的过程中不断完善着他的天赋与才能,不断完善着他的自我认知,不断完善着对于真善美的理解,最后得到唯属于他自己的创世信仰以及哲学理念。【不得不说老虚的哲学驳论还是挺吸引我的】老虚借龙之介之口来向我们阐述他自己对于信仰的看法,也因此饱满了龙之介这个角色,他一边做着天理难容的事情通过杀死他人而体验死亡,对於满足自我欲求这件事上没有任何的踌躇和顾忌,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天性,却又恰到好处的保有着一颗完整的赤子之心。他信仰着有神的存在却不尊敬他,自愿在神的笔下放纵着自己固有的欲望而又偏偏不存在固定的欲望。偏向于混乱中立的属性他的确是个彻彻底底的个人主义,重视着自己的自由,却不会挺身保卫别人的自由,他的行为处处充满着理性的思考而在外人看来又是荒唐到了至极,这也就创就了他一套独特的个人魅力。

吉尔斯·德·莱斯无疑是值得同情的,他无力于命运面前,妄以杀戮换取神明的惩戒,在一次次逃脱了惩罚之时并不觉庆幸,认为自己是追逐信仰着的神抛弃着的不被包容的格格不入者。他的属性应该并不属于混乱邪恶,混乱邪恶的人会因为贪婪、憎恨或欲望而做出任何事。大多暴躁易怒、满怀恶意、独断暴力而且无法预料。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会冲动而鲁莽地行动,散播邪恶与混乱。一般而言混乱邪恶的可怕在于不仅破坏美丽与生命,也破坏了美丽与生命赖以存在的秩序。可我认为吉尔斯·德·莱斯的性格与此还是有所差异的,他并不是贪婪憎恨或是欲望,他仅仅只是为了复活他心中圣洁无比却被神明抛弃的贞德,虽然他也明白即便是贞德复活他也救赎不了自己的现状,无法直接明确的说他追求圣杯具体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贞德或者只是想挑衅坐在殿堂之上笑看他们痛苦的神看。这与憎恨贪婪有着本质的区别,吉尔斯·德·莱斯并不知道何为憎恨,他日复一日的实行着虐杀,他以为这是憎恨其实不是,这是他的才华,他在悲愤中觉醒了这种天赋,最后变得愉悦,与龙之介一样这都是伟大的艺术,若不是用心爱着的话是无法创造出来的。

 

 

【Assassin阵营】

 

对于言峰绮礼这个人我并没有太大的实质感,他是一个虚无的男人,不知道自己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不知道自己的应该追求什么,因此只能不断的游走在生死边缘寻求解脱,但是这一切还是不能令他得到满足,虽然他最后在吉尔伽美什的教唆下懂得了他自身愉悦的本质,可我仍然觉得此愉悦与闪闪的愉悦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即使没有了心跳他仍然是个世俗之人他跳脱不了这个束缚着他自己的圈套,这是他作为一个神父强加给自己的牢笼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闪闪从他身上得到了愉悦可仅仅将他看做一个马戏团中逗人发笑的小丑,并没有承认他,从这一点上也就可以看出两者在本质上的区别的了。

 

 

【Rider阵营】

 

平心而论我是更喜欢大帝多过于吉尔伽美什,在他的身上有着剩下13个人都没有的豪迈与狂放,他不比saber那样太过自律又不像闪闪那样太过自大。他相信力量平衡是十分重要的事【单方面地强调秩序或混乱,是无法达到至善的】因为整个宇宙中充满了朝着各式各样的目标而努力的生物,所以若要追求至善,便不能破坏这种平衡,甚至没法维持这种平衡,如果说支持社会秩序可以带来至善,便得以为之。若推翻既有的社会秩序就可以达到至善,那也必须为之。所以社会结构对他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重大意义。

他不论是生前还是生后都追求着那片世界尽头的海,这存在于他的心中。他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他担的起这份名字,也从不缺乏追求者。

「彼方始有荣光在」——正因为无比遥远,所以才有挑战的价值。讴歌霸道,展示霸道,为了在身后支持着自己的臣下们。这番话着实让我热血了一把,也有着情不自禁想要追随于他的愿望,这样的热血使我忘记了大帝的梦想也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梦境,终究还是要活在当下,闪闪存在的意义便在于此。他至高无上通过圣杯赢得了肉体,虽然他并不屑于此,从他认同了大帝的那一刻起我想他便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亲手将其斩杀,这无关愉悦仅仅是因为这是他承认的对手,因为承认所以他才需要将其从梦中唤醒。

我看着大帝死在吉尔伽美什的初开剑下,最终还是欣慰于自己并没有看错这个人。若说我还对其有所不了解,也在他与韦伯的一番对话中明白了他的心意。

如果说大帝最后两战,与Saber是为了将那个小姑娘从不属于她的重压下解救出来,我似乎也可以理解为大帝与吉尔伽美什的这一战是因为大帝已经知道世界尽头之海的可笑,却不忍割舍几千年来的夙愿,所以借吉尔伽美什的剑来斩断。

 

【Archer阵营】

 

 

终于写到了最后,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毕竟这样的文字太过于沉闷我的逻辑能力还没办法跟上,几次三番想干脆停笔,一路坚持也只是想看看在描述吉尔伽美什的过程中我能否彻底了解这个人,好吧,显然我不能。

 

首先我要对那批给时臣强行洗白的言论表达我由衷的感叹,我只想说居然真的有人认为时臣的无辜在于他并不知道见桐家肮脏行径只是为了让樱获得更好的未来才将她送过去的。这样的人你们的逻辑真的还好么,这个世界一开始我们就可以获得远坂、爱因兹贝伦和玛奇里作为fate系列的御三家几乎是参加了每一场的圣杯之战这样的情报,既然三大家族都如此有名望,远坂时臣又怎么会不知道见桐家有着什么样的手段呢,退一万步来说哪怕间桐脏砚的虫疗只是地下手段也绝不肯能不传出一点风声的,也就是说远坂时臣的确是在知晓的前提下将樱送过去的。

远坂时臣的确是个无趣的人,在他身上我看不出他有什么目的想要得到圣杯可他仍是参战了,他仅仅是把这一切看做是一个家族任务,认为作为御三家之一的远坂家族是有必要参加才如此的。从他一贯坚持的优雅礼节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大家族的腐烂,很多人说远坂时臣是一个好父亲,从他对凛的举动似乎不能反驳其实不然,远坂时臣只是一个好魔术师罢了。他送走樱的原因是可惜于樱身上的天赋,他对切嗣的批评是因为他觉得切嗣的行径侮辱了魔术师这个群体。

他从始至终都是站在魔术师这个立场角度去评判一个人的价值。也难怪无法提起闪闪的兴趣了。

 

【终于到这里了!!】

 

除去第一话被召唤的场景,我基本上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吉尔伽美什的,从他秒了Assassin那一刻开始,往肤浅来说颜控+金发控是我最初的本意,往事后诸葛方面说从他的出场他灵魂深处的本质就吸引到了我【快够!】

一路写到这里我反而没有办法以客观的角度去评判吉尔伽美什这个角色了,我钦佩他的才干,畏惧他的无欲,羡慕他的强大嫉妒他的存在。

与其说我喜欢着吉尔伽美什倒不如说我是嫉妒着他。

Fz一共是25话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么一部被称作是极具虐心的神作【虽然我不这么觉得】,我把我唯一一次仅有的泪目献给了久宇舞弥。从第二话喜欢上吉尔伽美什到第二十话久宇舞弥的濒死,我似乎可以有那么一点点理解吉尔伽美什这个人了。

先说久宇舞弥,她作为卫宫切嗣的一部分,一直陪伴在卫宫切嗣的身边,两人之间无关乎情感,卫宫把她视作是工具,而她或许仅是因为感恩又或者是把整个生命的意义寄托在了卫宫切嗣渴望的奇迹上,至少从她成为久宇舞弥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不再是她自己了。她的无欲是建立在忘记了自己为前提上的,而吉尔伽美什则不然。

他从一出场就彰显着他的强大,以及作为英雄王的至高无上,他找寻着愉悦的存在,可若抛开这一点愉悦对他而言也像是可有可无,就便是他与言峰绮礼最大的区别。言峰绮礼一生不知为何而生,穷其末路去找寻意义却无疾而终哪怕他最后以愉悦作为生存终究还是画地为牢。

龙之介的赤子之心与他又有着不同,前者是由于身处在艺术领域不受外界污扰,而后者仅是懂得了明了也自然过渡到了坚持。这多么让人嫉妒,明了和坚持之间需要多少改变?天性和坚持天性之间又有多么大的不同?可世人的品味并不干他的事。所以他吉尔伽美什仍然站在这里,一如既往地存在。

可事实又并不是这样,他从来没有刻意而为之而是自发性,他天生就拥有这些,他甚至不用像常人那样花上数十年只为求得一个明了就可以做他自己,因为他就是王。这是他的资本也注定了他的性格。

【这边没办法说明白,总的来说我想表达的就是切嗣从幼年时的罹难到第四次圣杯之战花去了如此之长的时间,以亲手弑父来明了自己追求的是什么再用几十年的暗杀来使自己坚持自我,可惜最后圣杯在即将得出个结果的时刻却告诉他他努力的方向不对,于是之前他所有的坚持都化成了水。可是闪闪不一样,他没有刻意去让自己明白些什么也不曾故意去坚持,这是他与生俱来的东西,所以他注定为王。当他成为吉尔伽美什的那一刻起,他就拥有了这些。我知道我还是表述不清,意会去吧】

在他的身上你看不见一丝一毫的动摇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自己。如果说黑泥有吞噬不了的三个人我认为那会是龙之介,舞弥与吉尔伽美什。龙之介是因为足够的天真,舞弥是因为抛弃了自己,而吉尔伽美什则是因为他就是自己。

FZ的一大卖点也是三王之间的对决,我并不认为吉尔伽美什承认了saber,但他承认了大帝。所以他在最后要求saber扔下她手中的剑,所以他最后亲手斩灭了大帝心中不切实际的梦。

在天桥上的一战与其说是为了描绘大帝倒不如说是刻画了吉尔伽美什,吉尔伽美什明白大帝心中所想是什么,所以他应邀前来,挡住他的前路,覆灭他的夙愿,切断他的枷锁。给他那无尽的长梦画上一个句号吧,亲自向他展示了世间的法则,吉尔伽美什,他便是法。

王之军团是大帝的真正王牌也是他最终的宝具,将生前部下作为独立Servant进行连续召唤与敌人作战的固有结界,那是他心甘情愿的追随者,想要一同抵达那世界尽头之海。被韦伯召唤于现世的大帝明白了这一切的荒谬之处,可他却不曾后悔。若要窥探一番,对于那些仍旧处于他王之军队里带有这明知是梦境理想的英灵们,他是有所不忍的,所以他把这一切寄希望于吉尔伽美什,当初开剑捅进大帝的心脏,当固有结界的崩塌,一如我所说,我的欣慰源自吉尔伽美什,万幸他本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允许了韦伯对他的直视,听到了韦伯愿意听从大帝的指令活下去,他这个视世间万物都属于自己的骄傲的王认同了韦伯对于大帝的忠心。

当执念被解开大帝在回英灵殿的前一刻他如愿听到了世界尽头之海的涛声。

【这边插一句我认为两人开打前吉尔伽美什所说的唯一承认的挚友仅恩奇都一人是指有着锁链束缚着的大帝不值得他认同而不是大帝不值得他认同。】

这个世界是需要吉尔伽美什这样的人的,他虽然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却不存在恶意尽管他认同一切美德和公理,却不愿意受到律法和规范的约束,他有着自己的一套道德标准,虽然不至于为恶,但也不见得和一般大众的道德标准完全相同,他清醒的认知着,作为一个见证者,屹立于时代的最巅峰笑看着世人,他并不需要其他多余的情感,因为在老虚的笔下,他就是这是世界的神。

他会在无趣的时候教唆别人体验愉悦,但本质上这个世界的崩塌或是存在其实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黑泥才无法侵蚀掉他。

 

 

有谁承认?有谁允许?又有谁来背负罪恶? 王来承认,王来允许,王来背负整个世界。

 

能用这般狂妄的口吻,敢以此姿态的便也就吉尔伽美什一人而已。

 

 

==============================================================================

 

写在最后,我是有三四年没有写过这么多字数的文章了,也是有两三年没有写过带有逻辑性质的文章了,既带有逻辑性质又是这么多字数还是我的第一次。

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为了金闪闪,为了强制自己写下去所以把他放在了最下面,写了很久所以到闪闪的时候我反而不知道要怎么去写了,很遗憾还是没有把我真正理解的闪闪给表达出了,果然还是太渣渣了。当然了这是我自己通过fate zero中理解到的吉尔伽美什,所以别人怎么看待他哪怕是批评他都与我无关。

最后就是吉尔伽美什只是苏美尔时期的其中一个王啊!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古巴比伦的啊!连吉尔伽美什史诗也是后来才流传到巴比伦王朝的啊喂!



说点琐碎

反正我就觉得其中利益牵扯太大 12和bishi谁都不是白莲花 从第一次看12视频到现在 从麦扣到皮到夫人 12身边聚集的up主越来越多 抱大腿也好一起合作也好总少不了利益关系 至于结果双赢观众老爷们看的也看的开心就不去说了
严格来说我是被12带入B站的 虽然12黑历史一大堆 黑粉参半外带一系列围观群众就这么风风火火的在B站走过了一路
这件事发生的挺突然的 从我一觉醒来就发现微博被刷了屏 毫无疑问12是被自己人给卖了 于是bishi顺势扣下一顶大帽子 :12他刷硬币!!12他角色扮演玩弄官方编辑!!附带一份剪辑录音文件 up主们各自站队12黑们群轰而上 也真是热闹
然后呢 刷硬币这事吧 其实挺暧昧的 毕竟一没明文二没界限 那为什么是12呢 接着又扯出厂商直接找12绕过bishi以及12投稿强制不能上首页要给bishi分钱才能放行的传言
虽然不可尽信但我就想说bishi你又在装什么清高呢 还有内鬼这件事
热心网友这个词用的真是漂亮 12团队中也有真心热爱不忍被这种商业氛围破坏的热心网友 恩 真是太棒了 我怎么从来没遇见过这么三观棒呆一根筋死闯社会的优良三好同志
就这么刚好在bishi你想整顿B站遇到12这么个障碍的时候那么恰巧出来了呢 什么什么人切开也是黑的一塌糊涂啊 我也想相信就是这么巧就是有人三观这么一根筋
我并不是想说我就是谁的黑或者就是谁的粉 我只是恶心这种行为 嘛 反正B站也变成了一个小社会了
最后抱怨一句 现在在B站看个视频到处都是撕逼掐架 与其老像这样逼走搬运人员再与游戏解说互揭内幕不如真正给游客们一个可以安静放松的网站吧

放过自己

于是在最后,放过了自己。

 

我很难去用语言来描述《作别于今日》对于我来说的意义。毕竟刚在不久前,我还如此认真的思考过要如何死去。要说的话,我就像是深恭的男友,一点也不认真的面对死亡。

 

说起来,我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与自己很亲近的人分别的时刻,死亡这个词也似乎一直离我很远很远更不要说是癌症了,我想每个人都会像耕太一样想过如果有一天自己的直系亲属去世了的话,那留下来的自己一定是寂寞的要死了。

 

现实永远比想象中的来的残酷那么一点,突然的病发,被告知得了癌症,80%的生存率,自己的胡思乱想然后治疗无效,生存率下降到40%,最后不断恶化只剩20%。

 

每天不得不接受化疗,对于癌症的所有认知感也只能通过药物的副作用中获得。

 

不想死。

 

就像是凉介所饰演的那个少年所说的【我还是很害怕,这只能靠练习,练习不拘泥与活着,将喜欢别人的心情埋藏在心底,不去看刚出生的婴儿,想着每个人总有一天要躺在太平间里。】

 

【但果然还是做不到。】

 

所以我到底在做些什么呢。【司空见惯的风景,平淡无奇的街道,波澜不惊的日子,总是半吊子的自己,每天虽然称不上百般无聊,我的未来到底指向哪里。】总感觉每天被压在题海下面,也体会不到什么快乐,就这样每天每天每天每天甚至可以用痛苦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以及莫名其妙的寂寞。

 

也不是第一次想到自杀,也记得李笑来曾经说过他在一次演讲会中问在座的大学生有多少想过哪怕仅仅是一瞬间想过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大半会场的人举起了手。

 

明明有100%可以在明天活下来的几率,却选择了死去。

 

要我说整部《作别》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耕太父亲在耕太第二次癌症复发后在房间外突然弯下腰去的哭泣以及在耕太离世前突然扯住医生的手近乎哀求【不要拔。】

 

真实到让我想起了父亲的眼泪。大概就是因为不想成为一个不孝的人才坚持活到了现在。痛苦么?痛苦啊。就像是耕太对家人说的【这才是最沉重的负担。】一面看着他们的期望一面又因达不到的失望,反复几次以后连自己都会怀疑,真的能做到么。

 

结果又失败了。

 

二次复发,然后他终于彻悟死并不是终结。所以他一个人去了医院,所以他选择不化疗,所以他接受了三个月的命运。

 

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在最后,在生命即将走向终结的时候,找到了自己。

 

那么我呢。

 

他让医生帮忙拔去了传输的营养管,那估计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了。

 

然后他微笑着【晚饭……是什么。】

 

安安静静的用最认真的态度面向了死亡。

 

于是我也在看到他闭上双眼的那一刻终于释怀了。

 

【就算是逞强也要活下去。】

 

所以也请你,放过你自己吧。